“掘金”特殊资产 信托多维构建能力体系-前世今生的轮回

作者:貂蝉是怎么死的发布时间all:2020年04月06日 15:31:2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“掘金”特殊资产 信托多维构建能力体系

据姚贵平介绍,在业务优势上,平安信托在债、基建、PE上具有丰富的投资经验,可通过投贷联动、股债联动、境内外联动,全面介入股权、债权、物权领域,与特殊资产业务形成良好的联动。

随着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参与者呈现“多元化”趋势,已有信托公司将特殊资产投资作为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进行布局。在经济增长减速以及疫情压力下,出清和置换的需求增加,特殊资产处置方面需更多依靠市场化的方式。

记者注意到,在国家政策鼓励、业务空间足够大、市场发展不充分的背景下,已有信托公司将特殊资产投资作为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进行布局。

廖鹤凯告诉记者,信托公司目前面临转型和风险资产率上升的压力。参与特殊资产投资,可以同时缓解这两方面的压力,把投资久期拉长,降低整体的运营成本,同时减少风险资产可能带来的实际损失,甚至可以达到穿越经济周期获得额外长期投资收益的效果。

李红伟指出,不良资产产业链从资产分类、收购、转让、证券化、托管、募集、处置、退出、咨询、增信等各个环节拥有不同的专业机构,机构间相互合作,强化协同思维,能更好地做活资产、做大市场,获取更好的收益回报。

廖鹤凯告诉记者,需要特殊资产对应的专业团队配套,特别是有特殊细分领域经验的资深专业人士作为团队重要组成,根据特殊资产的特点建立独立现金流测算和安排,与特殊资产相关的上下游公司达成长期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。

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特殊资产作为可投资资产的一种有其内在的投资逻辑。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总会出现结构性问题,对于特殊资产这方面业务来说,也就伴随着结构性机会。“特殊资产行业已经有稳定的运行模式,相关业务的盈利取决于实际操盘的能力”。

记者注意到,在特殊资产投资业务模式上,平安信托梳理了包括司法拍卖、企业信用债交易、特殊资产基金投资在内的业务场景,涵盖债权投资、权益投资和物权投资三大领域。

不过,信托业内人士林峰(化名)也告诉记者,在面临经济调整、资产价格重估以及流动性等压力,处置周期更长、难度更大的情况下,市场机会更多是结构性的。可以确定的是,信托要想从特殊资产投资这门生意中分一杯羹的话,是离不开与其他机构合作的。

如何看待布局特殊资产对信托公司能力的要求?

有分析认为,资产端方面,信托公司接近非标资产市场,日常业务中就存在特殊资产处置的需要和机会。非标领域的长期深耕使得信托公司在基础设施、工商企业、房地产等领域积累了一定的渠道资源和资产处置能力。

特殊资产的机遇在中融信托研究员李红伟看来,伴随着疫情对我国及全球经济的潜在冲击,对经济增长保持高度敏感的银行贷款不良率存在上升风险,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更受影响。

在姚贵平看来,真正具有特殊资产终端处置和化解能力的专业机构较少,大量投资机构、投资人以“捡漏”心态和低买高卖方式参与,导致大量资产在市场空转,沉淀在渠道环节,不能有效实现资产配置和终端处置,造成资产“堰塞湖”现象。

“此外还需要建立对特殊资产前中后期足够的金融服务支撑体系,有必要的话还需要引入其他金融机构或者金融服务机构协同作业。”廖鹤凯补充道,在这个过程中,增强自身的资本实力,以应对特殊资产运作过程中的额外现金流需求,特别是逆周期调节的需求也很重要。

此外,在李红伟看来,尽管对受疫情影响较深的中小企业提供财税、金融、社保、房租减免等各种扶持政策,仍有可能会出现大量的中小企业不良信贷资产。

银保监会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.41万亿元,较上季末增加463亿元;商业银行正常类贷款余额123.5万亿元,关注类贷款余额3.8万亿元。

对于目前经济形势下,盘活不良资产的重要意义,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增霆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宏观层面有助于推动经济新旧动能转换;微观层面上有助于健全市场出清的机制,推动低效率资产向高效率资产的置换。“在经济增长减速以及疫情压力下,出清和置换的需求增加了”。

人才方面,据平安信托透露,公司已成立了专门的特殊资产投资事业部,通过内引外聘打造特殊资产投资团队。

信托公司参与特殊资产市场,离不开与机构展开合作,相关能力要求体系亦或得到重塑。分析人士认为,对于信托公司的能力要求,体现在类似PE基金的“募投管退”等诸多环节,尤其对资产及其折价幅度的获取及议价能力要求很高。同时要有并购重组的资源、持续的融资能力。

非银金融机构方面,以信托业为例,自身存量风险资产也不容忽视。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第四季度末,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.47亿元,较2018年末增加3548.6亿元,增幅159.71%。

“募投管退”多环节要求有分析认为,不良资产是一门利用经济周期波动“低买高卖”的生意,具有明显的逆周期特征,关键是风险定价能力,考验对资产价格周期的判断力。

袁增霆也告诉记者,布局特殊资产更像PE基金中的压力策略,在退出手段中偏向于兼并重组。因此,对信托公司的能力要求也体现在类似PE基金的“募投管退”等诸多环节。当然,如同压力策略的要求,对资产及其折价幅度的获取及议价能力要求很高。另外,要有并购重组的资源及能力,最后是持续的融资能力。

在风险资产加速暴露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,未来一段时间,无论在政策还是市场方面,特殊资产都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期。

“掘金”特殊资产 信托多维构建能力体系

而从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参与者的角度看,正在呈现出“多元化”的趋势。

应与其他机构合作如何看待信托公司参与特殊资产投资的逻辑?

在平安信托董事长姚贵平看来,本轮特殊资产是市场经济下金融资源错配、风险资产增加、社会信用环境变化等因素造成,与上一轮政策性坏账处置不同,在处置方式上需更多依靠市场化的方式。




慈禧太后的儿子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